首页 股票学校 股票入门 选股 买入 看盘 跟庄 短线 炒股技巧 技术指标 k线图 MACD 均线 成交量 股票书籍 股票视频 网站导航

767股票学习网 > 股票学校 > 投资学习 > 正文

培养赢家思维

培养赢家思维


价值投资法不是那么神奇完美,但也不是一无是处:复制巴非特对绝大多数人是不可能的,但价值投资法本身的一些看法对投资仍然有指导意义。我们不能走极端,我之所以表现得说巴非特和价值投资法的‘坏话’,只是因为他们被捧到不切合实际的高度。而且,我自己本身已经过了只需要掌握价值投资基本原理的阶段。

对新手和业余投资者来说,了解和掌握一些价值投资法肯定是利大于弊的,因为至少你可以了解很多对市场有影响力的市场参与者们思路的一部分。很多人不是对MM/庄家之类的感兴趣吗?了解价值投资法就应该是其中一个部分。

从一年多前我们开博到现在,一些价值投资者的张狂劲已经收敛很多,即便是价值投资者,已经有不少愿意承认,巴非特和价值投资法需要理性看待。所以,我们需要更多的将目光转移到如何培养思维上。

形成良好的思维习惯,不但能够理性逻辑的思考和分析,还可以发现很多绝大多数人看不到的地方或者想不到的问题,这些很多时候可以转化为你的竞争优势,至少在一段时间内。

让我来举个例子。767股票学习网

普通价值投资者,特别是那些以为自己能够复制巴非特的人,热衷于找所谓的‘基业长青’ 的公司,也就是‘优质资产’ ,这些人的思路是这样的:既然存在‘基业长青’ 的公司,那么,找出这类公司的一些共同或相似点,然后,将这些共同点作为标准去筛选上市公司,找出基本符合这些标准的公司,就是投资(候选)对象。

应该说,这种想法和标准有比没有强,有时候也真能找到几个‘优质资产’ ,但使用者必须明白:那些筛选标准只是参考指标,你可以作为提高你胜率的助手,但如果过于迷信它们,将它们作为基本面几乎全部的判断标准的话,你面对的风险其实是很大的,特别是当你没有多少经商或经营企业经验的情况下。

逻辑上看,如果优质企业都有B,C,D等多种共同属性,即便假设所有的优质企业都已经被研究过,这些B,C,D等共同属性也只能算必要条件,也就是说,没有B,C,D等属性的企业,不大可能成为优质企业。

而很多价值投资者的思考方式却是某种程度上将B,C,D等当作充分条件,也就是说,他们的分析和评估多是罗列出某个企业是怎么符合B,C,D等标准的,后面的结论和信心多是建立在这种分析方法的基础上,别的分析,包括风险分析,通常都是第二层辅助的作用。价值投资者常用的‘安全边际’ 也只是从‘量’ 的角度考虑,并不能解决B,C,D这些‘质’ 可能产生的问题。

从思维角度看,这种思考方式属于后推(BACK-TEST) 型:知道结果,往过去回去找些‘原因’ 。就象我们前面说的,这种分析有比没有强,但如果一个投资交易者只能停留在这个层次,失败的可能性相当大。原因很简单:投资交易是个前瞻性的思考活动,过去的经验只能作为参考,投资者成功与否,更多的在于你前瞻思考的能力,后推型思维能力所起的作用是有限的。

培养赢家思维必须培养前瞻性思维能力。

如何培养赢家思维?我们在以前的博客中已经多次提到实时试验的概念和应用,由于这种试验通常很耗时间,得到某个结果需要到将来的某个时刻才有可能,比较费时。我们这儿就介绍个新的方法,采点试验。

这个方法某种程度上,是前瞻性与后推型思维的结合。具体这么办:找一个股票或市场,你将自己放到过去的某个时间点上,比如说,我们找中国A股市场,将自己放到2006年初上。然后,尽量诚实的将在这个时间点后出现的情况过滤掉,包括股票/市场走势,相关的新闻,产生的新热点和新说法等等,回到例子,我们应该尽量以不知道后面两年市场的心态,心中也没有什么‘金融地产两大支柱’ 等说法,更别象现在人赶时髦的提‘人民币升值引发资产重估’ 这种热点话题。最后,设想一下自己在当时能够获得的信息和资源条件下,如何评估,如何决定投资走向。对照一下,就是自己的决策和能力水平比较真实的反映,找出其中的盲点不足,就是在培养前瞻性思维能力上更进一步。当然,前提是尽量诚实,如果能写下来最好。

这种采点试验法不如后推法简单轻松,但可以将你自己放到一个比较真实的‘实时环境’ ,对于前瞻性投资思维的培养大有好处。这也不是我的创造,这儿的一些职业投资交易者经常在用。象我们博客中曾经提及的价值投资‘亚军’Edward Lampert先生,据说,在他学习巴非特和价值投资法时,就曾经专门找来在巴非特购买GEICO公司前两年GEICO公司的年报,仔细研究,将自己放在当时巴非特的位置,看看怎么决定买GEICO的,而不是不加思考就接受市面流行的有关说法。

一些成功人士和成功交易的宣传多少都带有包装,将一些当时并没想到,事后总结才发现的东东包装成先见之明,聪明人如Lampert就是意识到这一点,然后找到比较真实的方法研究学习,而不是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来源:767股票学习网 http://www.net767.com)

培养赢家思维很有讲究:既要独立思考,也要找到和学会正确的方法。

培养赢家思维(2) 兼介绍一本2007年度好书
人都喜欢确定感,不喜欢看不到结果,所以,前瞻性的思维本身就是对人的本性的一个挑战。

条条框框看着比较实在,照搬照套的时候,至少心中感觉比较踏实,如果再有个成功的例子在前面,如巴非特,就似乎更有谱了,很多人趋之若箢,是符合人的本性的。但人的本性并不是对投资有利的,如果再不经过正确的思维和分析,更是很不看好业绩的。

很多朋友可能都等着我给出一个比较确切的方法,不过,我觉得多谈谈思路和思维方法更好些。我有自己的一套方法论和操作系统,但我不会讲得多详细。我还暂时需要靠它们吃饭,它们本身也是在演进中,我也不希望给人一个印象:我还原巴非特和价值投资法的目的是为了推销我自己的一套。

我们也不是不立,只是不设立一些条条框框。我们给你提出一些思路,如投资最重要的是个人,方法论和操作系统是其次,还如投资就象办企业,如果你能理解和思考这些思路,就可以顺着这个思路找方法,如怎样评估个人自己的‘内在价值’,又如办企业找产品,找市场,找投资标的时如何判断着手。我也会在博客中的系列,如<平常的股票,不平常的股民>中交流,但这种交流是开放式,启发性的,与一些所谓的‘终极的’‘适合多数人的’条条框框是不同的。

给人一个选股不如给人一个选股思路,给人一些条条框框不如给人一些思路和思维方法。投资是非常个性化的历程,根本不存在工业化大生产的可能,也不存在一劳永逸的适合多数人的方法。就象办企业一样,投资者的生存和发展主要靠的是自身的优势和它的核心竞争力。

不但我,一个被一些人视为‘巴非特黑’ 的人,有这种看法,另外一些投资成功者,包括价值投资者,也是与我殊途同归。

菲利普费雪的儿子肯尼费雪(KENNITH FISHER) 今年写了本书,书名是<The Only Three Questions That Count>(三个有用的问题) 。这位著名的价值投资者在书中这样说(见127页):‘But if you don’t make the Three Questions a part of your way of thinking, you will eventually lose any advantage you might have stumbled on. There is a term for investors who discover one gimmick and never innovate again --- a one-trick pony. The history of investing is full of them. Bookstore shelves and MSNBC are fraught with one-trick ponies who leveraged their 15 minutes into an inexplicable lifetime of dated and ineffectual advice.’ 大意是说,如果你不能将三个有用的问题融入你的思维中,你将失去你的优势。有一类人被称为‘只懂一个计谋的小马’,他们找到一个方法就再也不创新了。书架和电视上充斥着这类人,他们将有时效的搞成似乎能一辈子通用的东东。

有趣的是,肯尼费雪接着上面这一段,马上就谈了一下他对巴非特的看法(见127页):

‘Let’s take another sidestep on Warren Buffet. He doesn’t or hasn’t thought at all like I do, and my guess is he would say much of what I say is silly. Again, what other people think of me isn’t my business. But I’ve spent a lot of time thinking about him for many obvious reasons. Among other things, I wrote the introduction to the second edition of The Warren Buffet Way by Robert Hagstrom(published by John Wiley, 2005) ---the bestselling biography of the man. A quality standing out about Mr. Buffett is his ability to morph. If you read his materials from the 1960s, he said very different things than in the 1970s and early-1980s. Early on he was buying dirt-cheap stocks by simple statistical standards and typically smaller stocks --- which would today be referred to as small-cap value (though that term didn’t exist until the late 1980s). Later he bought what he called ‘franchises.’ Then he entered a period of buying great managements of big companies and being a long-term holder --- otherwise thought of a big-cap growth today --- that many ascribed to the influence of my father coupled with Charlie Munger. When Mr. Buffett was buying Coke and Gillette, you couldn’t quite reconcile those activities with the kinds of things he owned tow decades earlier. Then, amazingly, seven years ago, at just the right time, he was buying smaller things dirt cheap again just as value came back into play as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began. I have other comments about Mr. Buffett throughout this book but I’d like you to see, while he never lost the core of what he was doing or what he was looking for, he tactically morphed steadily over the decades. Trying to freeze his tactics from any decade and replicate them in the next few would never have led you to his actual actions. There is nothing wrong with that. It’s as it should be. That he doesn’t develop capital markets technology is just his way because --- I think --- he is mainly intuitive and in that regard very rare. But whether developing capital markets technology or being instinctual like Mr. Buffett, morphing, adapting, and changing are fundamental to success. Stagnancy is failure long term. Since I don’t know how to be instinctual, I rely on the Three Questions and building capital markets technology.’

我就不翻译全段落了,只是提请大家注意几个我加粗的地方:巴非特出众的地方是他的应变能力。将他某个时期的策略不顾时间的复制是与他实际操作不相符的。巴非特主要是靠直觉,这种能力非常罕见(连非常成功的同为价值投资者的这位费雪先生都没法复制)。停滞不创新长期来看将会导致失败。

肯尼费雪在这儿非常小心的提到一些与巴的宣传机器们通常说法有些出入的说法,比如说将巴的直觉等个人素质对他成功的影响提高到相当高度。有点意思。

我不认识费雪先生,不过,他的一些说法与我的非常相似,虽然我的很多想法早在他出版这本书前就在马迷博客及其它场合已经成形和传播。即便如此,这本书对我仍然有很大的可读性。对绝大多数还没考虑到这些层次的投资交易者,更应该读一下。

下面简单介绍一下该书。(来源:767股票学习网 http://www.net767.com)

全名:The Only Three Questions That Count: Investing by Knowing What Others Don’t
作者:Kenneth L. Fisher
出版商:John Wiley & Sons, Inc. (2007)

三个有用的问题是:
1. What do you believe that is actually false? (你会相信一个实际上是错误的东东吗?--- 意思是:很多你以为有理的东东实际上是经不起推敲的)
2. What can you fathom that others find unfathomable? (你能分析想象出别人无法分析想象到的东东吗? --- 注意本书的副标题)
3. What the heck is my brain doing to blindside me now? (什么使得我的思维产生那么多盲点呢? --- 克服盲点,理性思维将大大增加投资交易的成功机会)

该书中提出了一些与传统投资观念相背的说法,并以一定的数据和逻辑进行了论证。如高P/E的市场并不比低P/E市场风险更大 ,又如巨额的政府预算赤字并不一定是坏事,还如便宜的股票的表现并不好于不便宜的股票,等等。虽然在个别问题上,如市场标杆的作用,我们并不能赞同费雪先生的说法,但他对多数问题的阐述是严谨和可信的,对一般投资交易者的思维肯定有很大启发。不知这本书有没有中译本,无论如何,有条件的朋友应该尽量找来读一下。

价值投资者中有一些人还是清醒和务实的,如费雪先生,多读一些这类人的书,不要只钻在几本‘钦定’ 的书里打转,才是对绝大多数人有益的学习价值投资法之道。不然的话,价值投资法的精华没学到,宗教般的感情倒培养起来,很多东东没经过推敲和全面了解,凭一面之词就全盘照搬,独立思考的能力是越来越低,这可能也是当我们与价值投资者们谈一些具体问题时,那些平时口号条框叫得震天响的人,一个个都没踪影的原因吧。
(来源:767股票学习网 http://www.net767.com)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767股票学习网 | 手机版 | 微信 | 微博 | 联系站长